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频道 > 校园国学 > 文史人物 > 正文

民国文人与《聊斋》

编辑:孟祥海 录入:qry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3-03-19 18:12:11 

    莫言曾说他的文学创作受《聊斋志异》影响很大,“我写的《红高粱》一书中,‘我奶奶’这个形象的塑造其实就是因为看了《聊斋志异》才有了灵感。”其实,不独莫言,许多文学大师都或多或少地受到《聊斋志异》的影响。

    鲁迅从12岁就读这部书,1921年在《唐传奇体传记(下)》中写道:“清蒲松龄作《聊斋志异》,亦颇学唐人传奇文字,而立意则近于六朝之志怪,其时鲜见古书,故读者诧为新颖,盛行于时,至今不绝。”《中国小说史略》中专门有一篇《清之拟晋唐小说及其支流》,对《聊斋志异》做了较多的论述。他说:“《聊斋志异》虽亦如当时同类之书,不外记神仙鬼狐精魅故事,然描写委曲,叙次井然,用传奇笔法,而以志怪,交幻之状,如在目前……”给这部小说在文言短篇小说发展史上以足够的地位。

    张爱玲早期以婚姻家庭为题材的作品也明显受《聊斋志异》的影响。她在散文《天才梦》中说:“直到现在,我仍然爱着《聊斋志异》与俗气的巴黎时装报告,便是为了这种有吸引力的字眼。”

    在表述方式上张爱玲“避谈怪力乱神,却自能召唤出一颓废荒凉的恐怖世界”(金宏达主编《回望张爱玲》)。她笔下的人物则是充满了阴森的“鬼气”,如曹七巧、梁太太、曼璐等形象。她小说创造的环境,也是给人以幽灵般的“鬼世界”,包括那些家族公馆,屋内的陈设等都有一种阴冷的氛围。内容上“《金锁记》是一篇现代鬼话,由头到尾是一幢鬼屋内的黑事,里面阴气森森。”而《沉香屑 第一炉香》“更明显的一篇鬼话,说一个少女,如何走进‘鬼屋’里,被吸血鬼迷上了,做了新鬼。”(金宏达主编《回望张爱玲》)。

    直到晚年张爱玲说“小时候爱看《聊斋》,连学它的《夜雨秋灯录》等,都看了好几遍……多年不见之后,《聊斋》觉得比较纤巧单薄,不想再看”(《张爱玲散文》)。毋庸讳言,张爱玲对《聊斋志异》虽不像对《红楼梦》那样终其一生的热爱,但她的小说创作受《聊斋志异》的影响是十分明显的。

    此外,像不以文学创作见长的哲学家梁漱溟先生在为蒲松龄故居题词中曾写道:“……蒲氏所书典雅可玩,殆其中卓出者乎。然其为文,非现今通行之语体文,固是旧小说之伟大殿军。”并在落款中言“古昔年读聊斋志异的感想兹录以奉题。”可见,这部书对梁漱溟的影响之大。

    总之,《聊斋志异》这部书,在我国文学史上有着深远的影响,其价值是永恒的。(孟祥海 深圳商报)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