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频道 > 校园国学 > 国学讲堂 > 正文

探佚《红楼梦》时间点:梦里寻他——贾宝玉生辰考

作者:步应华 录入:qry 来源:光明日报 2013-09-05 15:24:58 

  《清实录》记载,雍正三年(1725年)正月二十九日,负责国家天文工作的钦天监,推算出了二月初二早晨有“日月合璧以同明,五星联珠而共贯”的罕见天象,向雍正皇帝上书作了预报,并奏请雍正帝下旨将此事载入史册。

    雍正当天的批示是:

    朕惟日月五星,运行于天,本有常度,是以从古历元可坐算而得。然古称高阳时,五星会于营室;汉帝时,五星聚于东井;宋祖时,五星聚于奎,史书皆纪以为祥。盖七政会合,数虽一定,而遭逢其时者,实海宇升平、民安物阜之会也……当与天下臣民共庆之。所奏著付史馆,并颁示中外。

    到了二月初二,果见日月合璧,五星联珠:

    庚午,卯刻,日月合璧,五星联珠,并见于娵訾之次。是日,诸王大臣等再请皇上升殿受贺。得旨:……朕与内外臣工,惟有益加敬谨,以仰答上天昭示之恩,承皇考诒谋之远。所奏升殿受贺,不必行。

    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所编《雍正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第32册中,有一份列177号被定名为《安南国陪介范谦益等奏呈庆贺诗三章折》的奏折,也是写的这件事。范谦益是越南派往大清的使者,同使者还有阮辉润、范廷镜,这个“三章折”,通篇围绕庆贺雍正三年二月初二大清“日月合璧,五星联珠”而奏。

    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立交桥西南角的北京古观象台(亦称明清观象台)内有一残碑,刻于雍正六年(1728年)。该石碑现中部断裂,风蚀严重,字迹难以辨认。其碑文记载的正是雍正三年二月初二的“日月合璧,五星联珠”罕见天象,“普天之庆”字样依稀可见。

    开列这些记载,主要是说明雍正三年(1725年)二月初二,出现过“日月合璧以同明,五星联珠而共贯”这一罕见天文现象。

    《红楼梦》第四十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 金鸳鸯三宣牙牌令》中,史湘云说了一句“双悬日月照乾坤”的话。这个“双悬日月照乾坤”是什么意思?有人认为,“双悬日月照乾坤”是政治言论,是指“当今”与前朝废太子党的皇位斗争。这个观点笔者不能苟同。

    其一,史湘云这个话,形同现代人喝酒划拳时的“哥俩好哇,三桃园啦,八匹马呀”,是信口而来,未加深入思考过的。因为当时是在斗牌,容不得字斟句酌,不可能涉及到政治问题,除非这个政治问题在当时已是社会共识。

    其二,雍正初年,如果社会存在对皇位继承的猜疑,必然心照不宣。这种心照不宣的东西,不能够口无遮拦随便乱讲。史湘云乃大家闺秀,这种政治忌语和社会常识应该而且必须具备,更何况当时还有外人在场(刘姥姥)。

    其三,这句话也不可能是曹雪芹借史湘云之口作为政治言论故意安排的。曹公深谙政治,他的家庭吃尽政治苦头,所以他在《红楼梦》中处处小心笔笔留意,“披阅十载,增删五次”后不可能轻易让人抓到把柄。

    其四,鸳鸯在宣令之前明确过,游戏规则要求要比对“诗词歌赋或成语俗语”,所以大家说的都是这样的话,不会是政治言论。

    故此,十三四岁的史湘云所说的“双悬日月照乾坤”,不是政治言论而是自然现象,这个自然现象就是雍正三年二月初二的“日月合璧,五星联珠”。“亘古罕有”的大事,符合人们作为谈资的常理。更何况那次“日月合璧,五星联珠”已被雍正下旨“著付史馆,颁示中外”,以当时四大家族的条件,各家都能收到“颁示中外”的邸报,史湘云作为参与“万姓同欢”的一员,她说出“双悬日月照乾坤”的“俗语”,也就不足为奇了。

    而雍正三年(1725年)这个时间点,对于《红楼梦》大有意义。《红楼梦》第二十七回《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埋香冢飞燕泣残红》中写到:

    至次日乃是四月二十六日,原来这日未时交芒种节。

    这个“四月二十六日”到底是哪一年的四月二十六日?这个问题对考证红楼梦本事与曹雪芹传记都相当重要。《红楼梦》第五回《游幻境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中有:

    警幻忙携住宝玉的手,向众姊妹道:“……偏遇宁荣二公之灵,嘱吾云:‘吾家自国朝定鼎以来,功名奕世,富贵传流,虽历百年,奈运终数尽,不可挽回者……”

    大清建国于1616年,初称后金,1636年改国号为清,1644年入关。“国朝定鼎”后再“历百年”,当为康熙末年至雍正初年。这期间与作品本事及作者传记大致相符,且四月二十六日为芒种节的只有雍正三年(1725年),是为乙巳年壬午月癸巳日。

    如果再放宽些许条件,则至多到乾隆初年。符合四月二十六日为芒种节条件的是乾隆元年(1736年),当日为丙辰年甲午月庚寅日。

    假定第二十七回所述为1736年,则宝玉生于1723年,癸卯,属兔(注意这个推论)。因为第二十五回《魇魔法姊弟逢五鬼 通灵玉姐弟遇双仙》中写明,同年三月,宝玉、凤姐叔嫂“二人之病出于不意,百般医治不效”,癞头和尚持颂“宝玉”时有言:

    青埂峰一别,展眼已过十三载矣!人世光阴,如此迅速,尘缘未断,奈何奈何!

[NextPage]

    宝玉依和尚之言,闭门养病三十三天后的第二天,就到了第二十七回之“四月二十六日”。由此可见,在这个“四月二十六日”前,宝玉已过十三岁生日。

    在《红楼梦》中,既写明一个人的年龄又说出这个人属相的只有秋桐,这恰恰就是小说人物年龄关系的重要参照。

    《红楼梦》第六十九回《弄小巧用借剑杀人 觉大限吞生金自逝》中写道:

    又叫人出去算命打卦。偏算命的回来又说:“系属兔的阴人冲犯了。”大家算将起来,只有秋桐一个属兔儿,说他冲的。

    第六十九回所写的这一年,是“十三载矣”的三年后(分析见后文),宝玉只能是“十六载矣”。由此可推出,宝玉和秋桐都属兔,但一个十六岁,而另一个十七岁,这就出现了矛盾。

    顺便说一句,《红楼梦》写人物年龄,都用实岁。《红楼梦》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中提到过“抓周”,便是暗示。

    由此可知,第二十七回的“四月二十六日”不是先前假定的乾隆元年(1736年)的四月二十六日,这个“四月二十六日”就是雍正三年(1725年)的四月二十六日。这个“四月二十六日”恰在“日月合璧,五星联珠”当年。

    确定了这个时间原点,则可推定贾宝玉生于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壬辰,属龙。

    那么,宝玉到底生于1712年的哪月哪日呢?笔者认为是三月初十。

    证据之一:

    《红楼梦》第六十二回《憨湘云醉眠芍药裀 呆香菱情解石榴裙》写到:

    当下又值宝玉生日已到,原来宝琴也是这日,二人相同……湘云拉宝琴、岫烟说:“你们四个人对拜寿,直拜一天才是。”探春忙问:“原来邢妹妹也是今儿?我怎么就忘了。”

    由此可知,宝玉、宝琴、平儿、岫烟四人同辰。特别要注意接下来的话:

    探春笑道:“倒有些意思,一年十二个月,月月有几个生日。人多了,便这等巧,也有三个一日、两个一日的。大年初一日也不白过,大姐姐占了去。怨不得他福大,生日比别人就占先。又是太祖太爷的生日冥寿。过了灯节,就是老太太和宝姐姐,他们娘儿两个遇的巧。三月初一日是太太的,初九日是琏二哥哥了。二月没人。”

    探春先历数了正月的几个生日,在历数三月生日的时候,数到初九便戛然而止,为什么?因为当日就是三月初十。这个数法完全符合人们交谈的常理——三月初一日是太太,初九日是琏二哥哥,初十日就是今天,今天就是宝玉生日!

    曹雪芹先是给人留下了这一重要信息,紧接着就进行了“简单擦除”,那就是用“二月没人”岔开了话题。探春对宝姐姐、琏二哥哥生日记得精准,不可能不知道林妹妹生日,也就不可能说出“二月没人”的话。二月生日在场的就有两个,林妹妹和花袭人,都是二月十二。

    证据之二:

    《红楼梦》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 死金丹独艳理亲丧》,先写了“晚间吃酒,大家取乐”(宝玉同袭人语),接着写第二天宝玉回妙玉拜寿帖,再接着写平儿在榆荫堂还席,然后写道:

    忽见东府中几个人慌慌张张跑来说:“老爷殡天了。”

    贾敬的死,暗中点明了宝玉的生日是三月初十!

    宝玉这次过的生日,是十六岁生日,也就是雍正六年(1728年)的生日,理由如次:

    《红楼梦》自第十八回至三十七回开头,皆写一年之事,即雍正三年(1725年)之事(前文已作分析)。这一年,宝玉“十三载矣”。第三十七回中写道:

    这贾政只得奉了旨,择于八月二十日起身……单表宝玉自贾政起身之后,每日在园中任意纵性的逛荡,真把光阴虚度,岁月空添。

    这里说了雍正三年(1725年)八月二十日,贾政起身赴外任。紧接着说宝玉“把光阴虚度,岁月空添”。那么,到底“虚度了几年,空添了几岁”呢?第四十五回《金兰契互剖金兰语 风雨夕闷制风雨词》中有答案:

    黛玉叹道:“……细细算来,我母亲去世的早,又无姊妹兄弟,我长了今年十五岁,竟没一个人像你前日的语教导我……”

    《红楼梦》第三回《贾雨村夤缘复旧职 林黛玉抛父进京都》中,黛玉曾对王夫人说:

    在家时亦曾听见母亲常说,这位哥哥比我大一岁,小名叫宝玉,虽极憨顽,说在姊妹情中极好的。

    这里指明,宝玉比黛玉大一岁。雍正三年(1725年)宝玉十三岁时,黛玉十二岁。到黛玉十五岁时,宝玉就是十六岁。宝玉十六岁时,就是雍正六年(1728年)。

    再回到第六十三回,关于贾敬的死因:

    众道士慌的回说:“原是老爷秘法新制的丹砂吃坏事,小道们也曾劝说‘功行未到且服不得’,不承望老爷于今夜守庚申时悄悄地服了下去,便升仙了。”

    文中提到“守庚申”,是道教方术,即修炼者在庚申日通宵静坐不眠。过去农历记时惯用干支,次序自甲子始至癸亥止,六十次一轮回,故一般而言,每年有六个干支相同的日子。雍正六年(1728年)的前三个“庚申日”分别是正月初九(戊申年甲寅月庚申日),三月初十(丙辰月庚申日)和五月初十(戊午月庚申日)。

    《红楼梦》第五十八回《杏子阴假凤泣虚凰 茜纱窗真情揆痴理》写了:

    可巧这日乃是清明之日,贾琏已备下年例祭祀,带领贾环、贾琮、贾兰三人去铁槛寺祭柩烧纸。

    《红楼梦》第五十九回《柳叶渚边嗔莺咤燕 绛云轩里召将飞符》里,先写的是清明节次日贾母等“又往朝中去”。接着写“一日清晓”史湘云“两腮作痒”,宝钗命莺儿去黛玉处取蔷薇硝来擦,这一日,“柳叶才点碧,丝若垂金”,应在清明节后近几天。接着第六十回《茉莉粉替去蔷薇硝 玫瑰露引来茯苓霜》、第六十一回《投鼠忌器宝玉瞒赃 判冤决狱平儿行权》重点写了情况的发生及处理,时间跨度不大。然后就到了第六十二回“当下又值宝玉生日已到”,可见宝玉生日距离刚刚过去的清明节也就是十天半月左右。

    雍正六年(1728年)的清明节,是在二月二十五(丙午日)。宝玉生日在清明之后不久,故前文所提贾敬守的“庚申”既不是正月初九,也不是五月初十,而是三月初十(清明节后第十四天,正合)。那么,即可推知贾敬死于雍正六年(1728年)三月初十夜(戊申年丙辰月庚申夜),庚申日当天是宝玉生日。

    证据之三:

    《红楼梦》第二十三回《西厢记妙词通戏语 牡丹亭艳曲警芳心》中写到:

    不说宝玉闲吟,且说这几首诗,当时有一等势利人,见是荣国府十二三岁的公子作的,抄录出来各处称颂……

    这里说十二三岁,即是说宝玉已满十二周岁,尚未过十三岁生日,这是二月间的事。再看《红楼梦》第二十五回《魇魔法姊弟逢五鬼 通灵玉姐弟遇双仙》,宝玉生病后癞头和尚所言:

    青埂峰一别,展眼已过十三载矣!

    “已过十三载矣”,即“宝玉”随宝玉下世已经过了十三个年头,宝玉十三岁生日已过。

    癞头和尚讲清治病的偏方,宝玉依言养病三十三天后的第二天,就是四月二十六日,则癞头和尚说“十三载矣”是在三月二十一日。这就是说,宝玉的生日二月二十二日还未到,三月二十一日已过完,三月初十日正好在这期间。再回看第二十三回,恰好写到了这一天:

    那一日正当三月中浣,早饭后,宝玉携了一套《会真记》,走到沁芳闸桥边桃花树下一块石上坐着,展开《会真记》从头细看。

    这《会真记》从哪来?是茗烟送的。为什么送?为给宝玉祝寿。

    第二十三回“三月中浣”这一天,邢夫人当天请宝玉吃了饭,同时也送了东西。在《红楼梦》第二十四回《醉金刚轻财尚义侠 痴女儿遗帕染相思》中,邢夫人先借故支走了贾环、贾兰叔侄,留下宝玉吃饭:

    宝玉道:“大娘方才说有话说,不知是什么话?”邢夫人笑道:“那里有什么话,不过是叫你等着,同你姊妹们吃了饭去。还有一个好玩的东西给你带回去玩。”可见这一天非比平日,这一天正是贾宝玉的生日。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