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频道 > 校园国学 > 国学讲堂 > 正文

再说“猪跑学”

作者:李瑞山 录入:cxy 来源:语文报大学人文版第七期 2009-02-20 16:30:54 

 

 

 

 

著名文史学家、艺术家启功先生人所不能及之处甚多,大雅大俗即是一项。其弟子,文史学家的吴小如先生就介绍过:“启功(元白)先生多年前即称自己给学生开设的课程为‘猪跑学’。其意若曰,有的人虽没有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这是元白先生的自谦之词,指课程内容带有启蒙性质,旨在教给学生关于文史方面的一些基本知识。”拿“猪跑学”来命名一门“学问”,形象生动自不待说,其贴切、明了之效,调侃及无可奈何之意,均借此表以出之。

“猪跑学”这一说法,虽则半是调侃,却准确道出了对研习者的基本要求。这门学问,行之于外的是语文问题,那么其底线就是,可以写不好、不会写(即没吃过猪肉),但不能、不应没见过,没读过,或见而不过心,视若无睹(即没见过猪跑)。前一个涉及高要求,后一个则是底线。打个比方,在此类基本常识、基本语文能力上,博士不须,硕士不必,专科水平即可。所以,这个底线很重要。人各有所专,各有所好,不必都要求提笔能写“八行书”,倚马可待申请函,但至少什么是好,什么是对,什么叫露怯,怎样会丢脸,总得心里有数,知所避忌。另外,研究古代文史,总要读古人近人书信,有时从程式语也能看出道道;即使旅游,“下车看庙”之际,迎面就是对联,总得读的断;村上的人死了,寄托我们的哀思,送副挽联好过送花圈,如此等等。至于修学的基本形式,就是要多读些,读时认真些,不懂的查一查字典、词典,向别人讨教或讨论一下,揣摩揣摩记在心里,甚至照葫芦画瓢,总有所得。

其实,语文修养总是和其他精神内涵的东西连在一起。进退揖让,最重得体,其实质还是如何待人:是心存尊重敬爱之心,循礼而行,不卑不亢,应对自如;还是六亲不认,五伦不分,有话不会好好说,有爱心敬意说不出口,甚至鲁莽灭裂,应对失据,轻则丢人现眼闹笑话,重则功败垂成砸饭碗。所以内在修为最重要,内修既美,又好学、善学,动口下笔都差不到哪里去。

小如先生在上世纪曾撰《从“猪跑学”谈起》一文,谈及此学,且身体力行,致力于普及之。从20世纪80年代起,他就开始作文对报刊书籍和影视屏幕的别字讹音匡谬正讹。如指出“交代”不应作“交待”,“源远流长”不应作“渊远流长”,“凯旋”之后不应再加“归来”字样,“差强人意”不应作“不如人意”讲,“铺采采摛文”不可印成“辅采摛文”,“通缉”的“缉”不同于“编辑”的“辑”,“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不可写作“无意之事”,说人为公共事务费尽心血不能用“处心积虑”这个成语,“至臻至美”根本不通,“臻”与“至”同义,这等于说“至至至美”,到底是什么意思?诸如此类,不一而足。但类似错误屡屡发生,“且有愈来愈积非成是之势,乃至有以不误为误者。看来元白先生的‘猪跑学’还嫌太深奥,也不够普及,应该扩大范围,普遍开设才行。”后来,他又写了《积极弘扬“猪跑学”》一文。既言“积极”,又弘扬之,可见以前努力尚不见显效。如,此文发表整两年以后,作者还写了《丙戌上元戏成五律一首》。诗云:世事日跷蹊,太牢狴犴栖(某教授释“享以太牢”谓居牢狱是一种享受),舟沉遭破斧(某大学中文系教师释“破釜沉舟”谓以破斧凿舟使之沉没),鹤立愧群鸡某干部训话自谦云:“本人鹤立鸡群,深感惭愧。”)。人我同家父(近数十年来称他人父为“家父”者日众),存亡共品题某作家健在,誉之者谓其身后留有作品若干,又云近日将有新作问世),洛滨思白傅,芳草正凄凄洛阳白居易墓园有题字云“芳草凄凄”,是以“凄凄”为“萋萋”也)。王蒙也专门写了文章《从乖戾说到你家父》,重提类似的问题:甚至在一些获奖大作中、著名电视连续剧中、以弘扬民族传统文化为己任的极受好评的作品中,也是“你家父”“他家父”地乱写乱说着。为什么至今没有一个地方讲讲“家大舍小令人家”的规则呢?“家”和“舍”都是说自家的,比自己大的叫“家”,如家父(亦称家严),家兄,家母(亦称家慈),家姐;“舍”是说比自己小的,如舍弟舍妹,说妻子则是“贱内”、“拙荆”,说先生(丈夫)客气一点可以说是“外子”,说儿子则是“小儿”或“犬子”,说女儿则是“小女”。对别人第二人称则要称令,令堂,犹言“您母亲”,令尊,犹言“您父亲”,令郎,犹言“您儿子”,令爱,犹言“您女儿”,其他令兄令妹触类旁通可也。

市场失范,诚信缺损,电子奇技,网络新潮,洋腔神气,母语锈蚀,故重倡此学,以期发扬光大,正其时也。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