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频道 > 每日国学 > 正文

读书只是为了读书,“为己”而读

作者:王崧舟 陶继新 录入:ql 来源:“王崧舟”微信公众号 2018-08-21 10:22:46 

对谈名师
王崧舟
“诗意语文”流派创始人,中国小语界领军人物。教授,特级教师。杭州师范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浙江省小语会副会长,杭州市小语会会长。现任教于杭州师范大学。
陶继新
山东教育社编审,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孔子基金会传统文化教育分会副会长、中国教育学会传统文化教育中心副主任。

对谈话题一

为己读书 升华境界
王崧舟:《论语•宪问》中说过这样一句话:“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这确实是至理名言。一开始我听不明白,后来一看人家的解读我懂了。
 
原来夫子认为,古时候的君子读书是为了自己,为了修炼自己的身心,为了充实自己的精神能量,为了提升、为了超越,为了让自己活得更好,所以他才读书,他才做学问、做研究。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所以,儒家之学,不要把它看得很高深、很神圣,其实,儒家之学是为己之学。
 
我们读书为什么?为自己,不是为别人。为别人读书的人会时刻想着,我今天读了一本书,明天我要在人前炫耀一下。为了炫耀,为了显示自己有学问;或是为了外在的一些目标,如我要做一个课题,我要拿一张文凭,我要考一个证书……于是我不得不去读书。这样的读书,跟生活、跟生命是相隔离的。
 
用王国维的话来说,处于一种“隔”的状态,是两张皮。而我认为,真正的读书完全是为自己,就像吃饭。你为什么要吃饭?我要活着呀。你为什么要呼吸?我要活着呀!你为什么要读书呀?我要活着呀。道理就这么简单!
 
陶继新:是啊,当读书成为像呼吸一样的自然,像吃饭一样的本能,人就会感受到无限的丰富和满足。
 
其实,很多人对于生命的理解是不全面的,生命绝不止于生存这一个层次。生存只是为了人的物质体也就是肉体的存续,所以人要吃、喝、住、行。其实人只需要最简单的吃、喝、住、行的资源即可以生存,超过的都是多余的。
 
而生命还有一个超越生存的更高的层次,即人的精神体。而精神体就像人的物质体一样,需要相应的营养才能成长。这种营养就是人的情感体验、道德修为、智慧生成。而精神体的成长目标,就是认识自己、认识世界、追索真理。而这个过程会伴随着心灵的极大的愉悦和幸福感。
 
而那些只是活在这个生存层次上的人,因为精神体极度缺乏营养不能成长甚至已经夭亡,便根本不能感受到人性中这一至高层面的喜悦,便只能经常性地陷入空虚、缺乏、求不得之苦中。
 
有了对生命的全面理解,就完全可以理解您所说的读书是为己的说法了。而且,我们的先贤至圣们其实也一直在传递着这一生命哲学。
 
刚才您谈到了孔子所说的“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在《论语•卫灵公》中还有一句话与这句话是互相照应的:“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大体意思是说,君子严格要求自己,小人则苛求别人。《论语》除了一条积极入世的主线索之外,另一条内在的线索就是修身做人。
 
可以说,整本书的内容贯穿始终的就是 “仁”,即内在的修养、人格的提升。孔子的教学总纲只有十二个字:“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除最后三个字“游于艺”之外,其他的九个字都与修身做人有关。如果深入研究一下,我们发现,就是“游于艺”也与修身做人有着内在的联系。
 
看来,办学的目的,关键在于“化民成俗”,即以文化人。所以从这个方面讲,学习最重要的也是在修身做人上下功夫。
 
中国古代的儒家经典,像《大学》、《中庸》、《周易》莫不是如此。《大学》开篇是“大学之道,在明明德”,“明明德”是有深刻内涵的,是很值得思索的。实际上,这个“道”呢,也不是泛指的一般的道理,它是高尚品位的终极指代。
 
所以您刚才所说的这个“为己”,不是自私自利,而是为自身生命修养的提升而学。从这个角度来说,刚才您谈的要把自己的修为放在第一位,这是非常正确的。
 
王崧舟:其实,“为己读书”这点体会更多的还是来自我自己的成长经历。我是1984年参加工作的,到现在为止,教书都快30年了。这30年要是分一分段的话,大致可以分成六个时期,基本上是五年左右一个时期。
 
第一个时期是崭露头角,第二个时期是孤独沉潜,第三个时期是一鸣惊人,第四个时期是开创流派,第五个时期是领导潮流,第六个时期是迈向本真。这六个时期中,有个阶段非常特殊,因为从世俗功利的角度看,这个阶段我几乎一事无成、一无所获,这个阶段就是“孤独沉潜”。
 
这个阶段是我专业成长中最低迷最孤独的时候,现在想想,生命的成长是有节律的,你有高潮必然有低潮,所以你对生命成长中出现的种种挫折、失落、沮丧甚至痛苦完全可以看得淡一些。
 
从90年到95年,我翻开自己的档案,发现自己除了埋头教书,埋头研究,埋头帮助别的老师,自己没有任何获奖没有任何公开课没有任何荣誉,抛头露面的机会都给了别人,自己一直处在徘徊彷徨的阶段。
 
而且有那么一两年,因为家庭经济的原因,我甚至动过弃教从政、弃教经商的念头。什么原因?一个字,穷!房子买不起,老婆也讨不起。但是后来作罢了,机缘不到。当然,这五年我也在成长、也在发展,一种常态的、顺其自然的发展。我有时候在想,名师是无法培养的,名师也不是靠培养才出得来的。
 
这时期,对我的发展起主导因素的是什么?我想是志趣。因为事实上,这五年我读了大量的书,没有干扰,没有诱惑,心静下来,只要自己感兴趣的书都读。当时读书的动机也非常单纯,不是为了考试,也不是为了文凭,读书只是为了读书,或者说,读书只是为了自己。
 
有人说,伏天读书如饮甘露,冬日读书如偎暖炉;花前读书俨然仙翁,月下读书如温旧梦;雾重重时读书开人茅塞,雨敲窗时读书驱人寂寥;春风得意时读书平心静气,坎坷失意时读书淬砺心志;多姿多彩的日子读书以助雅兴,平淡无奇的日子读书以添风骚。那时读书,我真有这种感觉。
 
我读什么书?读宗教类的书,读哲学类的书,读文学类的书,读美学类的书,读“老三论新三论”的书。可能现在的年轻教师不一定知道“老三论新三论”,可在那个时候,“老三论新三论”是最最时髦的理论书籍。
 
老三论就是系统论、控制论、信息论,新三论就是耗散结构论、协同论、突变论。我还读人物传记类的书,读种种红学方面的书,甚至读中国古代术数类的书,什么周易占卜呀、三命通会呀、邵子神数呀、奇门遁甲呀,什么书我都读,只要有感觉、只要有兴趣。
 
有人说,读诗如饮酒,读散文如品茶,读小说如享佳肴,读历史如聆听沧桑老人漫话如烟往事,读哲学如对视一双深邃的眼睛,目光如炬,烛照灵魂。我感觉,确实是这样。
 
这五年我还听了大量的课,各种各样的课,每年累计不少于200节,可以说绝大多数的课我都做到有记录有反思,这是职务所逼。因为我是教导主任,你去听课不能没有交流啊,我现在有个习惯,就是一边听一边写反思,听完了马上就和你交流意见,这一半是被逼的,一半也是我喜欢思考的缘故。
 
包括当时听名师的课,我不喜欢跟风,人家说好,我不一定说好,人家说坏我也不一定说坏,我很尊重自己的内心感受和想法,无论多么稚嫩多么肤浅,我都记下来。
 
于是,我开始对当时的课堂进行微格研究,没有人逼你,纯粹是自己喜欢。研究导入研究点拨研究表达研究训练研究结课,而且这些研究结果当时都发表在《浙江教育》上。
 
所以你想啊,五年的沉潜,肚子里装了上百本书、上千堂课,慢慢发酵,慢慢酝酿,慢慢融入到你生命中的每一根血管,每一个细胞。表面的确很平静,没有一次抛头露面,没有谁来关注你,但是在平静的底下,生命的能量却不断在贯注不断在膨胀。所以我现在回想起来,如果没有这五年的沉潜,那么就不可能有后面的那个我,现在的这个我了。
 
刚才我们谈到了儒家的一些主张和学问,事实上,在我看来,儒家之学就是“为己之学”,这门学问为我们打开了自己做主、自己站起来、自己光明自己的修身法门。
 
我们看孔子那句答颜渊问仁的话:“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这话已经说得再清楚不过了,正如王阳明所讲的那样,圣贤只是为己之学。又一再强调,君子之学,为己之学也。
 
“己”是修身的出发点,“己”也是修身的最终归宿。你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看,“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你看,“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你看,“行由不得,反求诸己”;你看,“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 可以说竹简中那个上身下心的“仁”字的古老写法,正是这种“为己之学”的极为形象的写照,它标志着“为仁”或做一个仁者,只能靠自己的整个身心去投入、体认和追求。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