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频道 > 国学资讯
国学资讯

梁实秋:清华的新生管理

八月末,北京已是初秋天气,我带着铺盖到清华去报到,出家门时母亲直哭,我心里也很难过。
清华园在北京西郊的海淀的东北。出西直门走上一条漫长的马路,最不能忘的是路边的官柳,柳丝飘拂到人的脸上,一阵阵的蝉噪,夕阳古道,情景幽绝。我初上这条大道,离开温暖的家,走上一个新的环境,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海淀是一小乡镇,过仁和酒店微闻酒香,那一家的茵陈酒莲花白是有名的,再过去不远有一个小石桥,左转趋颐和
2011-07-12

《红楼梦》西译上的趣事与真正的文化主题

  我们很想知道的,是西方是如何看待“红楼一梦”的。他们未必能看得对,懂得透,但是我们用不着轻薄和哂笑,因为需要“反顾”一下:我们中国人自己,是否已然看得懂透了呢?我不知哪个最狂妄之辈才敢这样正面答言。
  中西文化各种观念上的差异,在《红楼》西译上也显示得十分有趣。如英国著名翻译家霍克思(David Hawks)英译“好了歌”为Won Done Song,应该赞许匠心独运,真算难为他了(但从学术上严格考求,并不等于说这就十足完美地“传达”了原文了。“了”,不仅是“完了”、“了结”义,而且更是“了悟”义
2011-07-11

留学故事:黄侃拜师

  黄侃的父亲与张之洞有旧交。有一次黄侃去见时任湖广总督的张之洞,张之洞见后,认为黄侃是当时不可多得的人才,就资助他留学日本。1905年,黄侃去日本,入早稻田大学。当年8月,同盟会于东京成立,黄侃列名会籍。
  1906年5月,章太炎到东京,也加入同盟会,并任《民报》总编辑。当时中国留学生聚居在东京的超过1万人,大家都希望有一天能到章太炎门下请业。有一天,黄侃跟其他同学前往拜谒。刚到门前,黄侃看见墙上写着四句话:“我若仲尼出东鲁,大禹长西羌,独步天下,谁与为偶。”这本是引用东汉戴良的话,“老子天下第一”
2011-07-11

三伏天的由来及习俗

三伏天是按照我国古代的“干支纪日法”确定的。每年夏至以后第三个庚日(指干支纪日中带有“庚”字的日子)为初伏,第四个庚日为中伏,立秋后第一个庚日为末伏,合起来称为三伏。按阳历计算则出现在7月中旬到8月中旬。此时我国大部地区是一年中最热的时节。
俗话说“冷在三九,热在三伏”。7月7日节气是小暑,古籍《群芳谱》中说:“暑期之此尚未极也。”因为小暑过后,全年最热的三伏就到了。伏天是雨水集中,全年最热的日子,又是阴起阳降的时候。《汉书·郊
2011-07-08

为什么"神医"大都是"中医"?

又一名“神医”被媒体曝光了。一年前我已注意到这位“养生大师”,因为她提倡的养生方法——生吃泥鳅不仅古怪,而且危险。但一年来此人不仅越来越红火,还成了包治不治之症的“神医”。“渐冻人”(运动神经元疾病)是她治疗过的最简单的病,而治疗的方法仍然以生吃泥鳅为主,再加上买她发明的固元膏和在穴位注射当归注射液。她要攻克的下一个目标是艾滋病,估计治疗方法也差不多。近年来冒出的“神医”,虽然治疗方法千奇百怪,喝芒硝、吃蹄膀、喝绿豆汤、吃生茄子、吃生泥鳅……但大都是号称根据中医理论,
2011-07-06

“南陈北李”开创近现代学术观

  凡学都所以求真,而历史为尤然。这种求真的态度,熏陶渐渍,深入于人的心性,则可造成一种认真的习性,凡事都要脚踏实地去作,不驰于空想,不鹜于虚声,而惟以求真的态度作踏实的工夫。以此态度求学,则真理可明;以此态度作事,则功业可就。  
  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陈独秀和李大钊,对中国近现代学术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在早期新文化运动中,他们注意吸收西方学术、中国传统学术、中国近代学术成果,使以进化论为主要特征的中国近代学术得到很大发展,成为早期新文化运动时期学术思想界的主要代表。在十月革命影响下,他们接受马克
2011-07-06

18世纪锡伯族“大西迁”

  锡伯族本是生活在我国东北地区的民族,其族源问题曾存在争议,目前已基本达成一致,认为鲜卑族为锡伯族的祖先。
  公元1764年,锡伯族等民族开始了一项伟大的事业,被后世称作“大西迁”。大西迁的结束,改变了我国民族的版图分布,从此锡伯族、达斡尔族等民族从东北来到西北。
  这次西迁,至今都是新疆锡伯族的一段佳话。每年四月十八日,察布查尔县都举行西迁节,缅怀先人,纪念这场对本民族命运产生重大影响的事件。记者到达该县时,还看到宣传语中发扬大西迁精神的要素。对于这次大迁徙,普通民众都有世代相传的记忆。
 
2011-07-06

研究杜甫20年 张志烈称杜诗是最经典的国学

近日,第三届中国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古琴艺术大展在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拉开帷幕。正值蓉城雨后初晴,杜甫草堂内鸟语琴鸣,中国网记者在素雅的杜甫草堂别院,采访了著名古典文献学研究专家、四川省杜甫学会会长、四川大学博士生导师张志烈先生。张先生研究杜甫二十余年,在业界德高望重。一杯清茶,一杆闲烟,他向我们娓娓道出诗圣杜甫独特的精神特质及传承千古的爱国情怀。
他是文人,也是官吏,他的诗歌是一部现代启示录
&nb
2011-07-05

国学智慧:“正心”的力量

去年的12月上旬,我们赶赴香港,专程拜访国学泰斗饶宗颐先生。在温暖如春的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里,就中国文化话题,饶公给我们娓娓道来。
饶公的谈话题材广泛,他总结了中华文化的核心精神,提了三条:求是、求真、求正。他特别强调了“正”的重要性,并指出,中国的儒、释、道三家都把“正”放在重要的位置。
正,首在正心。正心,是儒家提出的修身的前提。《大学》中提出的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
2011-07-05

国学是一桌香气腾腾的美食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陆宗达先生(前排左二)和周祖谟先生(前排左一)及学生们在饭店合影。
我的祖父陆宗达先生是语言学家,同时也是美食家。他在美食上的名声,丝毫不逊于语言学上的成就。学问与美食这似乎风马牛不相及的二者,当初却是同一位先生传授,这就是近代国学大师黄侃。祖父曾对我说,他从季刚(黄侃)先生那里学来两个本领,一个是学问,一个是美食。前者是用苦功换来,后者乃人之本性。祖父回忆,他向季刚先生问学时,季刚
2011-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