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频道 > 国学资讯
国学资讯

王财贵:读经之基本理论

在现代社会提倡读经之基本理论

王财贵

一、“经典”是智慧之结晶。所载为常理常道,其价值历久而弥新,任何一个文化系统皆有其永恒不朽之经典作为源头活水。“经典”不仅构成其民族之传统,而且提供给全人类以无限之启发。

二、中国儒、释、道三家之经典自古流传,为所有知识分子所必读,以搏成中国文化之特色,而且影响由东南亚而及于全世
2011-08-24

古人如何识人?

原文:八观者:一曰观其夺救,以明间杂;二曰观其感变,以审常度;三曰观其至质,以知其名;四曰观其所由,以辨依似;五曰观其爱敬,以知通塞;六曰观其情机,以辨恕惑;七曰观其所短,以知所长;八曰观其聪明,以知所达。
  刘邵《人物志·第九章·第一节》
  译文:有八种观察人的方法:一是观察一个人的仁慈之心是否被“恶情”所掩盖,帮助别人是否恰如其分,就能看清楚他是不是没有恒心的“间杂”之人;二是观察一个人的言谈和对事物的看法,了解其内心世界;三是观察一个人的气质,从而了解他
2011-08-23

台湾地区朱子学研究

问:请问台湾地区有关朱子学研究的特色及局限是什么?
答:台湾地区的儒学其实可以将之理解成“朱子学”(闽学)的余绪。从明郑以来,如沈光文、陈永华都可以视为朱子学进一步的发展,清代的官学亦是朱子学,大体也是承这余绪来的。但这多属于教化层,而不及于理论的建构层,对朱子学的反省亦有所不足。日据时代亦然。台湾这方面的建树主要在1949年以后,最有成绩的应该是牟宗三先生、钱穆先生、唐君毅先生等人。
2011-08-19

中日师生共读《老子》在经典深处探求真知

中国古代书院式讲学又重新兴起,这次带领年轻一代读经的是一位日本教师——在北京师范大学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举行的首届“经典会读”系列读书会上,日本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副教授古胜隆一以《老子》为文本,带给了学生不同的学习体验。
古胜隆一说,这样的读书会在日本被称为“会读”,通常有10个左右的教师、学生参加,他本人就参加着四、五个“会读”,在开展学术研究的同时提高修养。始于江户时代的“会读”已成为京都大学80年来的传统,它为知识精英养
2011-08-17

宋五大名窑的前世今生



汝窑瓷器
近日,故宫宋代哥窑瓷器受损事件被曝光。哥窑瓷器是宋代五大名窑的“汝、官、哥、钧、定”之一,存世量极少。故宫宋瓷受损事件让宋代五大名窑再度成为公众关注焦点。本报记者专访了瓷器研究人员,以图还原出叱咤陶瓷史上宋五大名窑的前世今生。
  实考 五窑成就陶瓷史高峰
  明代《宣德鼎彝谱》一书记载,“内库所藏柴、汝、官、哥、钧、定各窑器皿,款式典雅者,写图进呈……”不过,
2011-08-09

木兰究竟姓啥?

“木兰”其人出自北朝民歌《木兰诗》,在这首长达300多字的叙事诗中,生动地描绘出少女木兰替父从军、征战沙场、凯旋而归的传奇故事,也成功地塑造了“木兰”忠孝双全、机智勇敢、不慕荣利的巾帼英雄形象。
我们现在说的“木兰”,通常是指“花木兰”,即木兰姓“花”。然而,《木兰诗》里对这位女主人公的身份并没有特意说明,只是用“木兰”二字做了最简单不过的描述。其中,关于人物的姓名、出生、籍贯、家世等信息都未曾提及。《木兰诗》里的“木兰”二字到底指的是姓木
2011-08-03

溽暑话扇:扇乃“户”中之“羽”

  编者按:“扇子有风,拿在手中,有人来借,等到立冬。”这是老北京在民间广为流传的一首民谣。然而,随着电扇、空调的普及,炎炎夏日中人们手摇蒲扇纳凉的情景已经很难看到了,但源远流长、瑰丽多彩的中国扇文化,却一直传承至今,成为人们记忆中绚丽无比的一道风景。
  进入伏天,京城便显出高温天的威力,于是,久违的扇子,也该到了派用场的时刻。然而也怪,无论在马路上行走,还是在商场里购物,都少有人持扇。早些年,女士们爱用的檀香扇,男士们常用的纸折扇,现在,已经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
  那天在早市上,看到推车卖蒲扇的
2011-08-02

钱穆对中国路径的探索

先父宾四先生(1895-1990)生活在近代中国社会变迁、中西文化思想激荡的时代,主张“新中国之新文化则仍当从旧中国文化中翻新”,并坚信中华文化可对人类文化发展作出重要贡献。他的学术进路全然围绕传统学术展开,却又能体现现代学术精神。早年,他曾以《先秦诸子系年》和《刘向歆父子年谱考》而享誉学界,以后又对应于梁启超的《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而撰写同名专著。抗战期间,他的《国史大纲》与《中国文化要义》表现了他独特的中国历史观与文化观;以后又集多年工夫撰写了《宋明理学概述》与《
2011-08-01

和钱钟书同学的日子

  1929年,我报考清华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那年外语系招收差不多40个名额。等到正式上课前三天,我才接到通知我已被录取了,可以到学校报到。
  我第一次碰见钱钟书是在冯友兰先生的逻辑学课上,印象很深,一直到现在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我们那时上课在旧大楼,教室里都是扶手椅,没有课桌。我进了教室,看见大约第五六排有空位子,就走到靠右手的一个椅子上坐下来。后来又进来一位同学,和我一样也穿着蓝布大褂,他走到我这边,坐到我右手旁的空座位上。我不知道他是谁。
  冯先生河南口音很浓,讲课时口吃特重,所以记他
2011-07-12

梁实秋:清华的新生管理

八月末,北京已是初秋天气,我带着铺盖到清华去报到,出家门时母亲直哭,我心里也很难过。
清华园在北京西郊的海淀的东北。出西直门走上一条漫长的马路,最不能忘的是路边的官柳,柳丝飘拂到人的脸上,一阵阵的蝉噪,夕阳古道,情景幽绝。我初上这条大道,离开温暖的家,走上一个新的环境,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海淀是一小乡镇,过仁和酒店微闻酒香,那一家的茵陈酒莲花白是有名的,再过去不远有一个小石桥,左转趋颐和
2011-0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