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频道 > 国学资讯 > 正文

宋朝人一年休假113天 “黄金周”竟然有5个

作者:吴钩 录入:wj 来源:凤凰网综合 2017-09-28 15:48:39 

“十一”长期快到了,不知道您会不会好奇:古人是不是也能享受“黄金周”(七天长假)?
 
许多朋友可能以为休假制度是到了现代社会才出现的。其实不对。中国早在汉代,便有完整的休假制度:每年的夏至、冬至,朝廷都要给公务员放假若干天;此外,公务员每上五天班,可以轮休一天,叫做“休沐”,因为汉代公务员上班,食宿都在政府机关大院内,大概当时也没有什么公共浴堂,所以每隔五天,便要放公务员回家洗澡、省亲。
 
到了唐朝,休假制度已经非常完善:每年的传统节日、节令,如春节、元宵、清明、夏至、腊日等等,国家都要给公务员放假,其中春节与冬至各休假七天,所以我们不妨说,唐朝人可以享受两个“黄金周”。每个月的上旬、中旬、下旬,也各休假一日,这叫做“旬休”,相当于今天的周假。另外,唐朝官员还享有田假、授衣假、探亲假、婚假、丧假等休假福利。一年算下来,唐朝官员的节假日,至少在100天以上。
 
节假日天数可以跟唐朝媲美的,是宋朝。
 
 
一年113天休假
 
宋朝每年有多少天的节假日呢?
 
宋人笔记《文昌杂录》里有对北宋中前期公务员休假制度的详细介绍:
 
祠部休假,岁凡七十有六日:元日、寒食、冬至各七日,天庆节、上元节同;天圣节、夏至、先天节、中元节、下元节、降圣节、腊各三日;立春、人日、中和节、春分、社(春社)、清明、上巳、天祺节,立夏、端午、天贶节、初伏、中伏、立秋、七夕、末伏、社(秋社)、秋分、授衣、重阳、立冬,各一日;上中下旬各一日。……百司休务焉。
 
这里的“祠部”,相当于“国务院节假日办公室”。可以看出,宋代的法定节假日挺多的,主要可分为两大类:一是元日(春节)、寒食、端午、重阳、腊日等传统大节,以及冬至、立春、立夏等节令;一是“天庆节”、“天圣节”、“先天节”、“降圣节”、“天贶节”这几个官方设立的政治性节庆日。
 
在这些普天同庆的节日,宋朝的“节假日办公室”都要给公务员放假,其中元日、元宵节、寒食节、天庆节、冬至5个大节各休假7天,合计35天;天圣节、夏至、先天节、中元节、下元节、降圣节、腊日7个节日各休3天,合计21天;立春、人日、中和节、春分、春社、清明、上巳节、天祺节,立夏、端午节、天贶节、初伏、中伏、立秋、七夕、末伏、秋社、秋分、授衣节、重阳节、立冬21个节日各休假1天,合计21天。总计77天(《文昌杂录》的统计是76天,似有误)。
 
跟唐朝一样,宋代公务员每个月还有三天的旬休,一年合计36天;再加上77天节日假,可以算出来,宋朝人一年有113天的休假,与今日中国大陆的节假日天数差不多。但宋朝公务员享用的休假天数,应该比今人更多一些,因为还有探亲假(父母住在三千里外,每三年即有30日的探亲假)、婚假、丧假等未计在内。
 
也许你要说了,这只是官员才能享受到的假日,寻常市民也有休假的权利吗?
 
也有。在宋朝的官营手工业坊场中,雇佣工人是有节假日的,一年大概可以休假60天,包括每月三日的旬假,以及元旦、寒食、冬至、圣节、请衣、请粮、请大礼等节假日。这些工匠每日的工作时间约为10小时,每年炎夏时节,即从五月初一到八月初一,这三个月里,每日的工作量还会减半,如果换成时间,即相当于工作半日。
 
至于私营行业的佣工在节假日是否休假,宋政府似乎并没有作出规定,大概这属于民间社会自行调节的事务吧。
 
 
五个“黄金周”
 
从宋朝祠部的休假清单,我们发现,宋朝的七天长假有五个,分别是元日(春节)、元宵节、寒食节、天庆节、冬至。换言之,宋朝人可以过五个“黄金周”。
 
“黄金周”的说法,据说最早由日本传入,意指国家通过给国民放长假的方式,刺激旅游、餐饮、购物、娱乐等节日消费,从而达到拉动经济的目标。如果以这个涵义相衡量,宋代的七天长假符合“黄金周”的定义吗?
 
不太严格地说,符合。宋朝的五个七日长假,至少有三个就是旅游旺季与购物旺季:春节、元宵节、寒食节。
 
今人过春节,逐渐兴起出游的时尚。其实宋人也有春节出游的风尚。南宋时候,每逢春节,杭州的“街坊以食物、动使(小物件)、冠梳、领抹、缎匹、花朵、玩具等物沿门歌叫‘关扑’(类似于有奖销售)。不论贫富,游玩琳宫梵宇,竟日不绝。家家饮宴,笑语喧哗”。这则记载透露出两条信息:一、宋人过春节会尽情购物;二、春节期间,宋人不论贫富,都喜欢出门游玩。
 
元宵节更是宋朝人购物、娱乐与出游的狂欢节。节日未至,宋朝市民已早早准备好过节,开封街头,各种娱乐节目早已开演:“奇术异能,歌舞百戏,鳞鳞相切,乐声嘈杂十余里,击丸蹴踘,踏索上竿”;“万姓皆在露台下观看,乐人时引万姓山呼”;“万街千巷,尽皆繁盛浩闹”。
 
购物也是宋朝元宵节的热潮,最畅销的商品要算各种精美的花灯,“天街茶肆,渐已罗列灯球等求售,谓之‘灯市’,自此以后,每夕皆然”。时人形容“灯品至多”,“精妙绝伦”。有一种“无骨灯”,是“混然玻璃球也”;走马灯“马骑人物,旋转如飞”;还有一种名为“大屏”的巨型灯,“灌水转机,百物活动”,是用水力驱动旋转的。
 
从正月十四夜起,宋人开始放灯,连放五天,至正月十八日收灯。收灯之后,元宵节的热闹气氛还未结束,市民们又纷纷出城旅游。北宋时,开封“收灯毕,都人争先出城探春”;南宋也一样,“都城自过收灯,贵游巨室,皆争先出郊,谓之‘探春’”。开封城外的园林山水,杭州的西湖,都是宋人“探春”的好去处,“举目则秋千巧笑,触处则蹴踘鲤狂”。
 
为鼓励市民出游,宋朝政府还“立赏格,竞渡争标”,在郊外举办龙舟锦标赛,比赛之时,“都人士女,两堤骈集,几于无置足地。水面画楫,栉比如鱼鳞,亦无行舟之路,歌欢箫鼓之声,振动远近,其盛可以想见”。
 
这股始于元宵节的“探春”旅游热,通常要持续到二三月份的寒食节。而寒食节与清明节相连,又是宋朝的另一个“黄金周”。我们若以为清明—寒食节是伤感的日子,那就想错了。清明时节其实是宋朝最大的旅游旺季,借着出门扫墓的机会,宋人尽情游玩于山水间,“官员士庶,俱出郊省坟,以尽思时之敬。车马往来繁盛,填塞都门。宴于郊者,则就名园芳圃,奇花异木之处;宴于湖者,则彩舟画舫,款款撑驾,随处行乐。此日又有龙舟可观,都人不论贫富,倾城而出,笙歌鼎沸,鼓吹喧天”。
 
宋朝的节日旅游业十分发达,旅游又带动了交通、食宿、购物、娱乐等消费热。也因此,宋朝人的社会生活呈现出浓郁的繁华、闲适、富有生机的气息。
 
 
而从元代开始,法定节假日出现锐减,元朝的节假日只有52天:“若遇天寿(皇帝生日)、冬至,各给假二日;元正(春节)、寒食,各三日;七月十五日、十月一日、立春、重午、立秋、重九、每旬,各给假一日。”明代的法定休假日更少:“国朝正旦节放假五日,冬至三日,元宵十日。”只在元旦、元宵、冬至三个节日休假,共放假18天,每月三天的旬休也取消了。大概朱元璋认为,闲适并不是一种值得追求的生活方式。清代的休假制度则跟明朝的差不多,到1880年代,清政府才在个别新式学堂试行西方式的星期日休息制度。
 
民国时,曾有“公知”大发感慨,批判中国人缺乏西方的“星期文明”:“西人星期日不做事,尽兴游息,然及做事则聚精会神,不或稍苟。吾国人最大弊端,即做事与不做事,往往分不清楚。要做不做,不做之做,萎靡苟且,不见精神,至于星期日亦然。”他可能不知道,中国早在唐宋时期,就已产生了跟西方“星期文明”类似的旬休制度。
 
本文原标题:宋朝也有“黄金周”,而且是五个。源于微信公众号:我们都爱宋朝(微信号wugoudasong)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