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频道 > 国学资讯 > 正文

曹文轩:中国作家要看到更广阔的世界

编辑:曹文轩 录入:qry 来源:人民日报 2016-04-27 13:56:08 

  同世界其他国家的作家相比,中国作家有着大量的中国故事可以写。这些故事,在天底下往往都是独一份的。
  我们形容一个人很强大,常常说这是个很有背景的人,那么我的背景就是中国。中国经历了太多的灾难和苦难,她提供了大量的写作资源,中国作家不能白白地浪费,而是要把苦难化为财富。因此,中国作家应当有自信讲好中国故事,因为我们的背景是中国。
  当然,不能把讲中国故事看成是唯一的目的,应当要有“中国故事,人类主题”的眼光。
  举个例子。有一个贫穷的村庄,小野和爸爸相依为命,在很早以前,妈妈出去找粮食,却再也没回来。一天深夜,小野父子俩和家里唯一的一头毛驴都不见了。邻居猜测,父子俩一定是跑掉了,因为他们向村中7户人家借了粮食。可真实的情况是,他们到很远的姑姑家借粮食去了。回家途中,父子俩遭遇各种危险,不惜以生命保护两袋借到的麦子。回到村庄,他们发现村民们都逃荒去了。这时候已是春耕时节,小野与父亲耕完自家的地,把7户人家的地也耕了,都播上了种子。等到麦子抽穗的时候,逃荒的7户人家陆续回到了村庄。这时,地面是饱满的田地,天空中有一轮温暖的月亮,月亮里有小野妈妈的脸庞。
  这则故事的文字是我创作的,插画由意大利画家完成。这就是具有国际水准、能够唤起共鸣的中国故事。当前,中国有很多的优秀儿童文学具备这样的水准。聪明的作家,立足于所在的大地,目光要穿越烽烟、越过国家的界碑,看到更广阔的世界。因为你的脚步怎么走也没有目光走得远,目光怎么走也没有心灵走得远。
  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还要注意两点。首先,中国儿童数量太大,需要的书太多,这导致儿童文学写作的门槛大大降低。商业化的原则会驱使作家创作的方向,纵然知道这个方向是错误的,也无法停止脚步。我希望有责任感的作家不要被商业利润诱惑,要安静地坐在书桌旁,好好为今天中国的孩子写有质量的作品。
  其次,中国的批评界也应当完成两方面的提升。一是对于不好的作品,要有严厉的批评;二是对于好的作品,要不加吝啬地赞扬。自己都不说自己的作品好,如何让世界说我们好?《纽约书评》常常用这样的语言来评价好的作品,“今年寒冷的冬天因为这部作品的出现,我们感到了春天的气息。”期待未来,批评界在对待真正优秀的作品时,也能像欣赏西方优秀文学作品一样公平对待。
  (作者为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赵婀娜、姚怡云整理)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