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频道 > 传统智慧 > 道学 > 正文

哲思:大美为天地之言

作者:梦亦非 录入:qry 来源:语文报青春版2011年4月 2011-09-19 17:13:29 

   顾恺之是晋代著名画家,有一次,他从会稽山归来,家人问起会稽山的风景,顾恺之回答:“千岩竞秀,万壑争流,草木蒙笼其上,若云兴霞蔚。”顾恺之是画家,眼中所见皆是构图,有整体,有细节,有实,有虚,所言即是山水画一幅。以其美学修为,当时人赞叹其画:“其苍生以来未之有也。”
    山川之美,在顾恺之眼中是画,可以言说出来,更可绘为图画。但在王子敬眼中 ,天地之美却难以言说,他言山阴道之美:“从山阴道中行,山川自相映发,使之应接不暇。若秋冬之际,尤难为怀。”在他的言说中,人感受到天地之间的美,目不暇接,并且秋冬的时间段更难以言说。王子敬是性情之人,于山川之美,只能感叹,无法描摹。
    而更上一个境界于美的感觉,却是卫玠的故事了。他将渡江时,在江边面容憔悴、颇为忧伤,对身边人说:“见此茫茫,不觉百端交集。苟未免有情,亦复谁能遣此。”
    这都是《世说新语》中的故事,三个人三重境界,一重高于一重,顾恺之眼中之美是可以言说的,王子敬眼中之美尚可感叹,但难以付诸语言,而到卫玠这里,美已震动他的情感,不可言说,难以遣怀。
  《世说新语》所载的故事,皆是魏晋风流。中国美学从魏晋发源,而魏晋风度、魏晋风流,皆可远追于庄子,《庄子》一书中,关于美,则言:“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语出《庄子·知北游》:“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圣人者,原天地之美而达万物之理,是故至人无为,大圣不作,观于天地之谓也。”
    庄子谈的是宇宙间的规律自在自化,而不可付诸于语言,明白这些真理的人,也只是去践行、顺应,而不妄加言语行动。庄子所言的大美,与明法、成理一样是宇宙间万事万物变化的规律。大美无言,正是后来中国传统美学之所宗,这无言之大美,化而为山川风物,便是卫玠、王子敬、顾恺之的情感与审美。
    大美无言,大美与天地之间的关系是什么呢?大美正是天地之言,天地欲言,便发之为大美,大美便是天地之言,言之方式。因此,卫玠所感于天地之言,才会百端交集。王子敬感于天地之言,才会“尤难为怀”;卫玠所感的是大美,王子敬所感的是中美,顾恺之所见的,则是小美。天地以大美为言,方有人世间种种审美与变化。言,是人类与美发生关系之方式,在存在主义大师海德格尔那里,思、言、道本为一体,言是思(主体)与道(客体)之间的桥梁,人感于道,但发而为言。言,即是美之流露、美之表达。天地以大美为言,大美以诗画为言,从言开始,人进入美,进入天地之道。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