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频道 > 传统智慧 > 道学 > 正文

庄子钓鱼钓得是什么?

作者:钟耳 录入:qry 来源:天津日报 2011-09-05 15:13:13 

       两则钓鱼故事

       一种生命意趣

       借鱼表达诉求

       与天地精神往来

       身心自得其乐

       安贫乐道志存高远

       欲大有为

       拯世救民的情怀

       两则钓鱼故事

       一种生命意趣

    《庄子》写了两个钓鱼的故事,十分生动,也十分有名。千百年来,被反复援引,广泛传诵,给人以深刻的思想启迪和巨大的精神激励。

    一写庄子垂钓拒聘。

    一天,庄子正在濮水之上,忘情垂钓。忽然走来两个衣冠华贵、大夫模样的人,向庄子恭敬施礼,说他们是楚王特派的使者,大王“愿以境内累矣”,聘任庄子为楚国相。 庄子一生困窘潦倒,最大的官也只做到宋国一个小小的漆园吏,一旦荣任大国之相,那可真是一步登天。“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从此,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富贵威权,举世仰望。撞上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运,一般人谁不惊喜得手舞足蹈,意得形忘?庄子却一派漠然,“持竿不顾”,一边继续垂钓,一边悠闲地向两位大夫讲起了楚国的典故:听说贵国有只神龟,已死了三千年,尸骨被大王珍藏于庙堂之上,尊荣无比。请问两位大夫,“此龟者,宁其死为留骨而贵乎?宁其生而曳尾于涂中乎? ”两位大夫被庄子搞蒙了,只好按常理回答:“宁生而曳尾涂中。”庄子乘机对他们挥挥手:“往矣。吾将曳尾于涂中。”(请回吧。既然神龟已有明确启示,那我还是自由自在、自得其乐地过我的贫民生活吧)就这样,一般士人朝思暮想、千方百计都想谋求到手的大国相位,被庄子如弃弊履般谢绝了。

    一写任公子钓趣恢宏。

    任国有位公子,不屑于钓一般的鱼,特意做了一副大钩大绳的巨竿,专钓大鱼。他用50头公牛的肉做钓饵,蹲在会稽山上,“投竿东海,旦旦而钓”,钓了一年,什么也没钓到。但任公子依然意趣盎然,豪迈垂钓。终于有大鱼吞饵,牵着巨钩在水中乱窜。扬须奋鳍, 搅得“白波若山,海水震荡,声侔鬼神,惮赫千里”。任公子将钓得的大鱼腊制后送人,自浙江以东,九嶷山以北,人们莫不饱食鱼肉。其事遂成美谈,被世人“惊而相告”,代代传颂。庄子评论道:假如没有任公子这样的气魄风度,拿着小竿小绳,守着小沟小溪,也就只能钓点小鱼小虾了,“其于大达亦远矣”。 钓鱼是这样,立身治国亦如之。“未尝闻任氏之风俗,其不可与经于世亦远矣。”如果说,海明威《老人与海》出色地颂扬了人性的顽强坚韧,是一种刚毅之美;庄子“巨钩垂钓”则辉煌地展示了生命的大气磅礴,是一种浩然之美,二者均为天地间之大美,任何时候读来,都令人荡气回肠,感奋不已,人格人品,随之升华。

    虽说《庄子》一书,颇多寓言,充满“谬悠之说,荒唐之言,无端崖之辞”。但这两则故事,却有相当的真实性。 拒绝楚国相位,在《庄子》书中,既见于《秋水》,又见于《列御寇》,司马迁在《史记》中也有生动详细的记述,可见确有其事。任公子巨竿钓巨鱼,显系寓言,但联系《庄子》书中所反映的庄子的人生向往、生命诉求来看,它所体现的庄子精神,却绝对真实可信。因此,所谓任公子钓鱼,实亦庄子钓鱼也。

    庄子有句名言:“荃者所以在鱼,得鱼而忘荃;……言者所以在意,得意而忘言。”庄子钓鱼,写垂钓,目的皆不在钓和鱼,而是借钓和鱼,创造一种人生意境,展示一种生命意趣。

    借鱼表达诉求

    与天地精神往来

    庄子向往的极致是“无所待”的精神自由,是不受任何干预的生命自在状态。他要“与造物者游”,要“与日月参光”、“与天地为常”。庄子认为“通于万物”,才是最大的快乐,是谓“天乐”。庄子特别爱鱼,自以为“知鱼之乐”,所以特别爱拿鱼表达他的生命诉求。

   《庄子·秋水》中记载,一次,庄子和惠子游于濠梁之上。看见鱼儿在水中自由自在地游动,庄子不禁赞叹道:鱼儿“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惠子问他:“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反问道:“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惠子又问:你从哪里知道鱼之乐?庄子答道:“我知之濠上也。”我一到水边,就知道鱼的快乐了,就和鱼一起快乐了。

   《庄子·外物》中记载,庄子家贫断炊,向监河侯借粮救急。监河侯说:等等吧。不久我就要收赋税了,到那时借给你三百金,够了吧?庄子知道监河侯在糊弄自己,愤然进行讥讽揭露。爱讲寓言的他,当即对监河侯讲了个鲋鱼借水的故事。昨天,我在来向您借粮的路上,车辙里有条干得快死的鲋鱼,向我求救:“君岂有斗升之水而活我哉?”我说行。“我且南游吴越之王,激西江之水以迎子,可乎?”鲋鱼气得变了脸色,说:我离了水,眼看无法活下去,“得斗升之水然活耳。君乃言此,曾不如早索我于枯鱼之肆。”在这里,庄子通过鲋鱼之口,既抨击了为富不仁者的见死不救,同时也表达了高洁之士的人生态度:和鲋鱼一样,“得斗升之水”存活肉身即可,于物质生活绝无奢求。其生命嗜好,唯在“与天地精神往来”,在大道中自在逍遥,任意驰骋。

   身心自得其乐

   安贫乐道志存高远

   安贫乐道,志存高远,把人格人品、精神自由、生命自在,看得高于一切,庄子一生特立独行,固守着这为人处世的至高原则。

   人生在世,谁人无志?谁人不愿得志?志不同,判断得志的标准自然也不同。春秋战国时期,一般士人,莫不以乘华车、著贵冠、高官厚禄为得志。庄子鄙视这种庸俗的“得志”观。认为“所谓得志者,非轩冕之谓也,谓其无以益其乐而已矣”,“乐全之谓得志”。真正的得志,是保全本性的纯净朴实,身心自得其乐,外物无能增减。厚禄高官,乃身外之物,失之则悲;得之虽有一时之乐,内心却空虚恐慌,不得安宁。“轩冕在身 ,非性命也”。一味冠冕是求,“丧己于物,失性于俗者,谓之倒置之民”。为物欲而丧失独立人格,趋恶俗而抛却朴素本性,实在是本末倒置。

   庄子的经济来源,主要靠漆园吏的微薄薪俸,带学生的些少束修,隔三岔五织点草鞋卖,因此经常衣食无着,断炊是常事,衣着尤寒碜。一次去见魏王,也是“衣大布而补之”,穿着打补丁的粗布衣,用麻绳绑着破鞋子,惊得魏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何先生之惫耶?”先生一介名流,怎么会弄得这般狼狈呀? 清贫困窘到如此地步,庄子依然守道不移,“举世而誉之而不加劝,举世而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视高官如腐鼠,斥逢迎为舐痔。

   惠子当了梁国相,庄子前去拜访。有小人向惠子进谗:“庄子来,欲代子相。”惠子当然不能让人取代自己,立即下令在都城搜捕庄子,一连闹腾了三天三夜。庄子去见惠子,给他讲了个凤凰与猫头鹰的故事。有只高洁的凤凰,由南海飞往北海,一路上,“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这时,有只猫头鹰抓了只死老鼠,看见凤凰飞过来,以为凤凰要抢它的死老鼠,便对着凤凰大吼道:“吓!”现在,您也“欲以子之梁国‘吓’我耶”?在我眼中,相位就如腐鼠,我很是瞧不上它,惠子您怕什么呀?

   宋国有个叫曹商的人,出使秦国。去时只有几辆车,由于善讨秦王喜欢,秦王一下就赏给他一百辆车。曹商带着这百余辆车浩浩荡荡地回到宋国,好不得意。一见庄子,就既炫耀又挖苦地说道:“处穷闾厄巷,困窘织屦。”弄得自己脖子细、脸色黄,我曹商干不来这种事:“一悟万乘之主而从车百乘者,商之所长也。”庄子当即对之加以反讽和揭露:我听说“秦王有病召医,破痈溃痤者得车一乘,舐痔者得车五乘,所治愈下,得车愈多。子岂治其痔耶?何得车之多也?子行矣!”快点儿走开吧,舔痔疮以丐取荣华者,我瞧不起你!

   欲大有为

   拯世救民的情怀

   濮水之上,一竿在手,和鱼儿一起,“出游从容”,与道冥一,坐享“天乐”,这垂钓所得,是多么美妙的生命意境。却突然撞来大国相位之聘,大煞风景。庄子当然要断然拒绝了。不过,这却绝非出于一时冲动,而是出于庄子生命意趣的自觉本能,出于庄子对仕途的深刻认识。庄子拒相的故事,《史记·老子韩非列传》传下了另一种版本,对此做了更为生动传神的记述。楚庄王听说庄子很贤能,派使者“厚币迎之,许以为相”。庄子笑谓楚使:“千金,重利;卿相,尊位也。子独不见郊祭之牺牛乎?养食之数岁,衣以文绣,以入太庙。”最后被宰了作为祭品,到这时,不要说继续做头尊贵的牛,即便想做只可怜兮兮的小猪,也“岂可得乎”?“子亟去,无污我。我宁游戏污渎之中自快,无为有国者所羁,终身不仕,以快吾志焉。”即便穷困之极,潦倒之极,也不愿拿生命的自得自快,去换取一时的富贵尊荣,做政治祭坛的供品。这就是庄子高贵的人品和人格。

   很多人认为庄子是个消极避世者,细读《庄子》全书不难发现,庄子其实是个非常积极的入世者,具有磅礴浩然的大丈夫气概和拯世救民的英雄情怀。只不过这一实质,被他那愤世嫉俗的肆意宣泄,波诡云谲般的“无端崖之辞”,和坚拒相位、不与时政合作的“真隐”“大隐”行迹掩盖了。而任公子巨钩垂钓的寓言,便十分清楚明白地展示了庄子欲大有为的本来面目。那场面何等壮观,那气势何等恢宏。真个是惊天地,骇鬼神。读来令人胸胆开张,豪情荡怀。垂钓所得,并不一己享用,而是让广大民众饱食。这又是何等胸襟、何等抱负。孟子提倡,做人的终极目标,是做大人和圣人。庄子也有同样的主张,并提出了圣人和大人的具体标准:“圣人并包天地,泽及天下,而不知其谁氏。是故生不爵,死无谥,实不聚,名不立,此之谓大人。”任公子垂钓,即是对这一标准的完美实践。

   庄子爱鱼,爱拿鱼说事,倾诉英雄情怀,首选自然是借鱼发挥。任公子巨竿钓巨鱼外,鲲鱼化鹏,振翮九天,挥洒得尤为淋漓酣畅。打开《庄子》,开篇即是:“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其大也,已属惊世;其飞也,更是骇俗——“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背负青天”,俯瞰大地,一飞就是六个月。天地为之生色,宇宙为之壮观。很难想象,一个消极避世者,能营造出这样阔大的意境,恢宏的意象,鼓荡心旌的气势,震撼宇宙的力度,成为中华民族英雄精神最大气、最完美的象征,永恒地激励着我们民族的精神风骨和襟抱情怀。

   有大手笔方有大境界高境界,唯大境界高境界方显大手笔。庄子垂钓,所得也高矣大矣。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